從“落地”到“生根”探 索在緬紡企勞資矛盾破解之路

從“落地”到“生根”探 索在緬紡企勞資矛盾破解之路

【本報實習記者 魏雯 仰光報道】工廠大門緊緊關閉著,從側門進去就能看到,一大群綁著紅頭巾的工人們坐在樹底下,那里是他們之前吃飯的地方。已經沒有工人在車間里工作了,原本應該充斥著裁剪聲、縫紉聲的一車間、二車間、三車間、裁剪車間都安安靜靜的。工人們躺坐著玩手機、閑聊,還有的在空曠的陰涼處踢球。

這是蘇美達緬甸雙贏服飾瑞比達工廠罷工時的狀況,罷工是從12月3日開始的,持續了半月有余,2680 多人的工廠陷入了癱瘓狀態,工廠虧損約100萬美元。直至12月24日雙方才談判妥當,雙贏公司已經向緬甸警察局報案,資方保留向鬧事罷工頭目15人進行訴訟的權利。12月27日,工廠復工,到廠人員有2373人。

罷工,在中國似乎是一個不怎么多見的現象,而在緬甸,尤其是勞動密集型的紡織業,罷工事件卻常常發生,令許多外資企業感到“水土不服”,罷工輕則虧損產值,重則工廠倒閉,雙贏公司的罷工事件能談判解決已算不幸中的萬幸。如何避免罷工事件的發生、緩和勞資矛盾成為了中資紡織企業不得不思考的問題。

(緬甸《金鳳凰》中文報官方網站:www.otpzon.icu)

由于緬甸擁有諸多發展紡織業的優勢條件,其中包括歐盟、日本給予緬甸的普惠制政策,緬甸給予外商的投資免稅政策,豐富的青年勞力資源(18-35人口占60%),以及低價的勞動力等,近年來有不少中資企業在緬甸發展紡織業。據了解,服裝成衣業已躍升為緬甸最主要的出口創匯行業,預計2024年成衣出口額達100 億美元,且能提供100萬人的工作崗位,而緬甸的外資紡織企業中約有60%是中資企業。

工會是溝通的橋梁,

還是企業的“眼中釘”?

近年來,紡織行業平均每年發生罷工約30-40起,眾多中資紡織企業中此起彼伏的罷工事件背后究竟是什么因素在誘發呢?

據記者采訪到的緬甸中國企業商會紡織制衣分會羅穆珍秘書長所言,“不是說罷工現象總發生在中資企業身上,而是因為中資企業所占比重大、數量多,不可避免地就給人一種錯誤印象,覺得中資企業總是發生罷工”,他還解釋了罷工事件中工人們的訴求,“主要就是加工資,適當地增加工資不是問題,但我們倡導的是多勞多得,而不是固定薪酬。輕易地答應工人的要求,他們會隔三岔五地發動罷工來逼迫企業,無論他們的要求是否有道理,而且在這其中,工會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不僅僅是在緬的外國投資者們,包括緬甸本土的勞動密集型產業業主們,都不敢輕易忽視,甚至是“厭惡”工會的存在,甚至有企業希望能徹底削弱“工會” 的力量。據調查,目前緬甸政府承認的工會組織有緬甸貿易工會聯盟(CTUM)和緬甸工業、工藝和服務聯合會(MICS),而其他尚未得到政府承認的“類工會組織”還有很多。此次雙贏公司的罷工便是由CTUM參與組織的。據記者了解,12 月12日,仰光省勞工部在省政府開協調會時表示,工會沒有申請,沒有經過政府批準,也沒有提前通知資方, 此次罷工定性為非法罷工。然而,即便如此,罷工仍然持續了近半個月。

工會組織為工人們爭取合法權益是不容置疑的, 但若采取過激的、非法的手段,不顧法律的權威,這樣的做法似乎欠妥。在雙贏公司發生的罷工事件中,記者采訪到公司人事部的管理人員,他表示,“他們沖進來,把窗戶和攝像頭都用布包住,把我們的手機搶走, 搞得像批斗大會一樣。”與此同時,罷工的工人還干擾正常工作的工人,致使整個工廠陷入癱瘓。工廠的癱瘓損失的不僅僅是工廠方的利益,還有外國投資者對緬甸投資環境的信心,這樣的損害并不利于緬甸社會經濟的長期發展。

“防患于未然”,

勞資關系更需人文關懷

罷工是勞資矛盾較為激烈的表現形式,高頻率發生的罷工事件背后除了有工會力量的覺醒外,還有別的因素,這一點是不可否認的。中國企業到緬甸來發展,面臨著迥異的文化背景、發展環境,在適應與探索的過程中,沖突與矛盾的發生是很難避免的。

據瀾湄律師事務所CEO于洋介紹,緬甸的勞動法十分龐雜,規范勞資關系的各方面法律條例分散在10 部以上的法律中,這對企業來說是很難把握的,企業的合規成本十分高,但即便如此,企業還是要遵守當地的法律法規,否則是沒辦法站住腳的。

與此同時,記者也了解到,有小部分的中資企業在經營運作的過程中的確存在一些不合理的現象。從小細節上可能存在溝通過程中聲音大、用腳指、丟東西等行為,這樣的行為在緬甸是十分不尊重人的,而從工作環境上看,小部分工廠的工作環境的確不太好,企業家只顧提高產能,未能顧及工人們的感受。

記者參觀走訪了緬甸華悅服裝工廠,負責人陶新峰表示“我們需要把能做的事情做好,遵守法律制度。” 他還說到,“我們不是因為怕罷工才做這些,而是真正地關懷工人,這是我們本來就要做到的,罷工還是要‘防患于未然’,關心工人不是搞形式,而要落到實處。”

陶新峰介紹了工廠里很多人性化的細節,包括給工人們安排舒適的用餐環境、午休環境,為員工過生日, 舉辦圣誕節聯歡晚會等。他還提及建設企業文化的重要性,一進工廠的大門,“親愛的尊敬的工人,工廠因你們而存在,工廠因你們而偉大”字樣的標語赫然入目, 這是通過更多的細節讓工人們產生歸屬感。

陶新峰的企業只是眾多在緬投資的中資企業中的一家,探索合適的發展道路, 充分地尊重員工的合理需求,關切員工的工作環境, 努力建設企業文化樹立企業精神,這不失為一條可行的道路。

在紡織行業,勞資矛盾是比較突出的問題,那么, 在面對勞資矛盾時,企業家們是否能謹慎地往前多走兩步,以此換來工廠更好的運作,換來與當地務工人員更和諧的共生關系。

抱團取暖,增強商會力量

除了在企業內部“防患于未然”,企業間的聯合也十分重要。目前緬甸中國企業商會(CECCM)已經成立了兩年多,登記會員超過300家,所涉及的行業包括房地產建筑、電力能源、紡織制衣、通訊、物流貿易、旅游、農業等各個領域,其中紡織制衣也成立了分會。羅穆珍秘書長說到,“組織能做的事情很多,包括組織企業相互交流,開展法律、社會制度、文化培訓, 同NGO、政府、其它社會團體等對話,企業形象宣傳等, 但現階段力量明顯不足。”

在面對緬甸這一塊發展熱土時,企業家們迎來機遇,同時也承擔著一定的風險。在面臨風險時團結在一塊,共同分享管理與發展經驗,才能獲得更好的發展。一個團結、有凝聚力的組織才能發揮作用,共創和諧的發展環境。

從紡織行業出發,面臨的勞資矛盾問題或許需要雙方都再付出更多的努力, 中資企業需要審視自身,并“防患于未然”。提升產能是主要目的,但也不能忽視員工們的合理訴求,同時關注緬籍員工的心理需求和文化傳統,當然更不能簡單地寄希望于“消滅”工會。在緬甸的發展環境中,既然短時間內無法改變大的環境, 那么為了生存還有什么理由不調整自身呢?或許,更接地氣的溝通,更謙遜有禮的態度,更良好的投資形象, 更契合當地的治廠理念,更緊密的行業合作,都將為未來鋪就一條康莊大道。

(本報道為緬甸《金鳳凰》中文報獨家編譯報道,未經本報許可,不得轉載、摘編)

11选5彩票app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九梦财富 英超开赛时间 血流成河麻将 安徽快3预测号码专家推荐计划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掌上棋牌官方网站下 山东十一运夺金几点开始几点结束 一分11选5投注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号 贵州捉鸡麻将规则 体彩排列五开奖号码 股票指数期货的概念及交易特点是什么 山西大唐麻将元宝代理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百度乐彩 华东六省15选5开 武汉沐足